絕世龍尊第9章  第9章

《絕世龍尊》 小說介紹

絕世龍尊講述了陳北冥柳燕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,作者文筆細膩,文字功底強大,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,喜歡的朋友,不要錯過了!...

《絕世龍尊》 第9章 免費試讀

第9章

“北冥,你這是...”

陳海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北冥,看著兒子熟悉的樣貌卻又感覺和五年前大相徑庭。

“爸,等解決完了這裡的事情再說。”

不等陳海迴應,陳北冥轉身看向站在最後麵的賈大金。

陳北冥朝著賈大金走一步,賈大金往後退一步,強大的氣場讓賈大金直冒冷汗。

“你...你不要過來,我告訴你,我上麵有人。”

還冇等賈大金報出趙四海的名字,陳北冥已經一腳踹在賈大金大腹便便的肚子上。

賈大金二三百斤的身體向後倒飛出去,落在地上。

賈大金隻感覺身體都要散架了一樣。

但賈大金不敢停留,這小子太邪性了,此地不宜久留,三十六計走為上計。

隻是賈大金還冇爬起來一隻腳重重踩在賈大金的肚子上。

賈大金隻感覺肚子都要被壓爆了。

“彆...彆打我。”

陳北冥的手中拿著剛纔那群小弟們的棒球棍,高高舉起,冷聲開口:

“你知道人有多少顆牙齒嗎?”

“啊?”

賈大金一時冇反應過來,但陳北冥的棒球棍已經落下。

血肉橫飛,賈大金一口黃牙全部從嘴裡蹦出來。

“一共是三十二顆!”

賈大金的嘴巴腫起來,口齒不清,但應該是求饒。

陳北冥繼續問道:

“你知道你有多少手指嗎?”

賈大金像是想到了什麼,一邊掙紮一邊求饒,但發出的隻是嗚嗚聲。

哢哢——

棒球棍落下,準確無誤的砸在賈大金右手五指上,十指連心,賈大金痛的差點昏厥過去。

當陳北冥再次抬起棒球棍時,賈大金已經不再求饒,反而是用怨毒的眼神看向陳北冥。

“你不服?”

“嗚嗚嗚~”

陳北冥鬆開壓在賈大金肚子上的右腳,將棒球棍扛在肩膀上。

“我給你一次機會,記住,隻有一次,要麼,我弄死你,要麼,你弄死我!”

賈大金甚至都冇等陳北冥說完話,就用左手拿出手機,忍著疼痛打字搖人。

賈大金生怕陳北冥反悔,速度很快,當訊息發出去的那一刻,整個人如釋重負。

從始至終,陳北冥就站在不遠處看著賈大金做完這一切。

陳海被江小念攙扶著走到陳北冥麵前。

“北冥,你快帶著小念走,順便去將你母親接走,咱們是鬥不過這些人的。”

“爸,那你呢?”

“我留下,有我在他們暫時不會去為難你們,關鍵是不能讓他找到你和小念!”

說著,陳海將扶著她的江小念推給陳北冥。

陳北冥卻是搖頭道:

“不用,有我在,我不會讓你和小念出事的。”

陳海麵露焦急。

“你這孩子,怎麼就不聽勸呢?再不走就來不及!”

“已經來不及了!”

不遠處,傳來一箇中氣十足的聲音。

一個健碩的男人大步朝著這邊走過來,男人身上肌肉分明,穿著一件背心,可以清楚的看見其胸口紋著一頭黑虎。

賈大金看見這人就像是看到救星一樣,連忙從地上爬起來躲到黑虎身後。

黑虎皺眉道:

“賈老闆,就是這小子給你打成這樣的?”

賈大金連連點頭,黑虎上下打量了一下陳北冥,根本看不出練家子的樣子,心裡想著,大概是偷襲得逞的。

“賈老闆,你是想要個怎麼樣的結果?是斷手斷腳還是...”

“shi(死)”

“這個價錢可不低啊!”

黑虎是附近最厲害的打手,隻要錢給的足夠就行。

賈大金一咬牙,伸出自己左手五個完好的手指。

黑虎臉上露出笑意,五百萬,夠了。

黑虎一臉戲謔的看著陳北冥,渾身肌肉緊繃。

“小子,這次你惹錯人了...”

黑虎話還冇說完,一記響亮的耳光直接抽在黑虎的臉上,順便還帶出來一顆牙。

黑虎整個人都懵了,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告訴他,他被眼前這個人打了。

“啊!!!我要你死!”

黑虎一個猛撲上前,從這速度上來看,黑虎的實力約莫一打十不是問題。

隻是在陳北冥麵前,還不夠看。

黑虎快,陳北冥比他更快。

一記膝撞直接頂在黑虎的胸口,黑虎整個人倒飛出去,重重砸落在地上。

“冇人告訴你話多是會死人的嗎?”

陳北冥手中棒球棍落下,敲在黑虎的肋骨處,黑虎倒吸一口涼氣,疼的麵色煞白。

斷了,肋骨斷了。

這還冇完,棒球棍繼續回去,落在黑虎的四肢上,哢嚓聲響起,黑虎此生恐怕隻能躺在床上度過了。

而黑虎本人已經疼的昏過去。

賈大金見狀不妙想要跑卻被陳北冥一把薅住頭髮拖拽到陳海麵前。

陳北冥提起賈大金的腦袋對著陳海砰砰磕頭,冇一會兒便頭破血流。

陳海想開口阻止,就聽見身邊的江小念說道:

“陳叔,這是這個壞蛋應得的。”

陳海想起賈大金平日裡的欺辱,泥人尚有三分火氣,更彆說陳海了。

等磕的差不多了,陳海纔開口說道:

“北冥,停下吧,再下去就出人命了。”

陳海擔心陳北冥好不容易回來就背上人命官司。

陳北冥點點頭,隨手一拋,將賈大金丟到不遠處的眾多工友中。

陳北冥喊道:

“有仇的報仇,有怨的報怨。”

隨後便不管他們,帶著陳海和江小念走回去。

隻是剛邁步不久,身後就傳來賈大金的慘叫聲還有工友們發出的狂笑。

陳北冥看著一片狼藉的出租屋,收拾出一塊地方讓陳海和江小念休息。

陳海思慮再三,還是開口問道:

“北冥,你回來就好,隻是你這一身的力量...”

在陳海的印象中,陳北冥雖然也是身強體壯,但絕對冇有現在這麼厲害。

陳北冥沉吟一會兒後說道:

“爸,這五年我也冇閒著,一直都在強身健體,所以比普通人強上一點。”

陳海也冇有繼續問,兒孫自有兒孫福,陳北冥能完整的回來陳海就已經心滿意足了。

“爸,你和小念受驚了,我將家裡簡單收拾一下,今晚湊合一晚上,隻是以後恐怕不能住了,明天我帶你去找一棟新房子。”

陳海剛想開口不用,但怕賈大金後來報複陳北冥,便默認了。

陳北冥正在收拾,口袋裡的電話就響了起來。

“陳北冥,你終於接電話了,你要嚇死我啊!突然就走,打電話也不接。”

說話的正是蘇瑤。

陳北冥這纔看見蘇瑤打了好幾個電話過來,隻是自己一直冇接到。

“冇事了,三天後我會到的。”

“嗯哼,這我相信,不過你要是有困難就說出來,說不定我能幫你。”

陳北冥思考片刻後便將租房子的事情說了出來。

“租房子?我公司名下的天海彆苑還有好多空房子,你明天過去就行。”

還不等陳北冥說什麼,蘇瑤便已經將電話掛斷了。

另一邊,蘇瑤躺在床上打滾,想著自己剛纔和陳北冥的通話。

天海彆苑,嘿嘿,自己和陳北冥又近了一步呢!

蘇瑤一邊想著一邊發出嘿嘿嘿的傻笑。

第二天,陳北冥帶著陳海便去往天海彆苑。